当前位置:万相之王> 章节301-章节400 > 第三百二十九章 野心

第三百二十九章 野心

  当长公主来到偏殿时,便是见到了已经来到此处的摄政王,后者身穿蟒袍,气势如渊,那股厚重的威严感,让人望而生畏。

  “见过王叔。”

  长公主脸颊上浮现出笑容,迎上来行礼说道。

  摄政王笑着道:“鸾羽,学府内刚结束暗窟净化吧?可还顺利?”

  长公主点点头,道:“暗窟并无大碍,毕竟有庞院长坐镇。”

  摄政王感叹道:“庞院长的确是我大夏的定海神针啊,有他坐镇暗窟,我大夏方才如此安宁。”

  两人又是随意的说了一些话,然后摄政王方才道:“王上身体可还好?那李洛应该是有些作用吧?”

  长公主笑容不变,似乎对于摄政王知晓李洛并不吃惊,毕竟摄政王势力如此庞大,麾下耳目甚至胜过她,虽说她已是在竭力的隐瞒李洛的作用,但这显然效果并没有太大,从她两次找到李洛这一点上面来看,摄政王就能够猜出一些端倪来,毕竟如果没效果的话,她不可能做这种没意义的事情。

  “嗯,之前病急乱投医,无奈之下让李洛尝试了一下,但似乎有点效果,所以就打算让他经常来试试,毕竟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。”长公主并没有遮遮掩掩,反而是主动的将情形说了出来。

  “这连擅长治疗的封侯强者都无法做到的事情,他一个相师境怎么会有用的?”摄政王的脸庞上难掩惊讶。

  长公主摇摇头,无奈的道:“这就真不知道了,或许是因为他身怀双相的缘故?”

  这一点,她其实也想不通。

  “双相对于相师境的确罕见,可封侯强者,哪个不是身怀双相。”摄政王说道。

  不过最终他也没有再多说,只是笑道:“不过这世间奇人不少,或许这李洛就有些独特的能力吧,但他实力终归还是太低了一些,所以平常在给王上治疗的时候,你也得多看着点,免得出了岔子,毕竟王上圣躯关系太大。”

  “王叔说的是。”长公主颔首。

  两人又是说了一会,摄政王突然微微一笑,道:“鸾羽再有半年也将要离开学府了吧?说起来你这般年龄,也到了该有婚配的时候了,这大夏诸多名门,不知道有没有心仪的一家?若是有的话,尽管说来,王叔去帮你解决。”

  这突如其来的话,倒是让得长公主都是一怔,不过很快她就回过神来,有些羞涩的笑道:“倒一直未曾想过这个问题,心仪者,也始终未曾遇见。”

  “平日里还是得多留心一些啊,虽然王叔知道你心高气傲,自身也是极为的优秀,但终生大事的问题也不可不在意。”

  摄政王说道。

  长公主笑意盈盈的点头,而后轻声道:“我的终生大事其实也没王叔说的那么重要,我若是能够看见王上顺利掌位那一天,也就能够放心了。”

  “说起来…”

  她声音顿了顿,微笑道:“王叔,半年后应该就是王上真正登临御座的时候了,这些年王叔也真是辛苦,不过好在当初您与父王的约定,算是圆满完成。”

  “所以半年后的登基大典,还望王叔做好准备,鼎力主持。”

  摄政王叹息一声,道:“不知不觉,小王上也到这个年龄了啊。”

  他呵呵一笑,道:“鸾羽放心吧,半年后的登基大典,王叔定会办得轰轰烈烈,让你满意。”

  “那就多谢王叔了。”长公主欢喜拜谢。

  摄政王笑着摆了摆手,再度说了几句,方才转身离去。

  长公主带着笑容的望着摄政王离去的身影,直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后,笑容方才渐渐的变淡下来。

  “这么想要我早点确定婚事么?”

  她低低的自语一声,旋即心中冷笑一声,因为她知道王家的规矩,如果身为长公主的她确定了婚事,那么她就不能久留王宫之内,而是会前往她的封郡之中。

  而如今小王上年龄尚小,一旦她离开,那么这大夏中枢就将会彻底的落入她这位王叔的掌控,到时候,父王所留下的所有力量,都将会被瓦解或被别人拉拢。

  一旦到了那一步,所有权势都将会集中于摄政王的身上,那时候,究竟谁才是大夏的王?

  这些年摄政王在大夏内权势已经愈发的强横,诸多郡城总督,都由他所指派,若是持续下去,就算到时候王叔真是没有什么野心,可手下的人,也会将他推上去,黄袍加身。

  而且,这位王叔,就真没野心吗?

  长公主眼神幽深,而后又是轻轻一叹,这些年如果不是她奋力支撑,如今局势恐怕会更糟。

  她对姜青娥始终抱有欣赏,其实有很大的一部分,是因为两人情势颇为的相似,所以有些惺惺相惜。

  如今就希望半年后那一场登基大典能够顺利,如果这位王叔愿意交权,那就皆大欢喜。

  如若不然,这大夏,恐怕将会迎来一场大变。

  想到此处,长公主双手也是忍不住的紧握起来,眼神冰冷。

  …

  而摄政王出了大殿,则是登上了等待在外的华贵车辇,车辇上有着威武的蟒徽,象征着他的身份。

  车厢内,略微有些昏暗,摄政王坐下,面庞平静如水。

  “鸾羽这小妮子是在催着本王交权了啊。”半晌后,他淡淡一笑,似是自言自语。

  车厢内,似是有什么游动着,若有若无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:“这不是你与老王上之前的约定么?”

  摄政王道:“本王就怕小王上年龄太小,一旦掌权,威势不足,反而有损王室。”

  他眼神微微yīn沉,缓缓道:“如今大夏,虽是我宫家掌控,可论起威望,那圣玄星学府却是胜过王室一头,也亏得庞千源这些年不出暗窟,否则这大夏,究竟谁才是权势掌控者?只怕到时候真出了什么变故,那庞千源一言之下,就可令我大夏改朝换代。”

  “大夏是我宫家先辈所创立,我们才是这里当之无愧的统治者,圣玄星学府在这里,实在是有些刺眼。”

  “当年先辈,就不该允许圣玄星学府在我大夏创立!”

  摄政王的眼中,满是yīn沉的怒火以及一种对权势的绝对掌控。

  “本王此前曾给过圣玄星学府提议,若是能够应诺本王担任学府副院长一职,倒也是对双方都有好处,但这圣玄星学府过于傲慢,竟是回拒了本王。”

  摄政王眼中的怒意渐渐的收敛,最终归于平静。

  “常人都说,这大夏有双王,一为大夏王室,一为圣玄星学府。”

  “当真滑稽,一国哪有双王共存的道理?”

  摄政王眼皮微垂:“本王这些年掌权,王室威严渐深,小王上毕竟年龄太小,若是此时交权,恐怕多年努力,又是白费了,我其实也是为了他们好。”

  “呵,好一片“拳拳之心”,若不是知晓你做了什么的话,我还真是被你所感动了。”

  “另外,你虽是大夏摄政王,但正统归于小王上,这大夏中,还是有不少人是拥护他的,而且那位老王上也并非是没有留下一些力量…”

  “当年你宫家先辈费尽心血,以大夏百郡做基点,打造了一座护国奇阵,而在其驾崩前,护国奇阵的掌控权应是交给了小王上,你若是生出异心,以你之力,怕是挡不住那座护国奇阵之力的。”车辇中的黑暗内,有低沉嘶哑的笑声传出。

  “想要抗衡那座护国奇阵,唯有王级之力…”

  “而你,仿佛还差之一些。”

  “或许,我的提议,你可以考虑一下。”

  摄政王闻言,倒是未曾再说什么,只是眼目中掠过漠然之sè,而后缓缓的闭目。

  车厢内,归于寂静。

好书推荐: 元尊   飞剑问道